立即订阅

六界传说之妖王灵洛第七章冤家路窄离开

2020年05月27日 08:05 来源于:恩施财经网
六界传说之妖王灵洛 第七章 冤家路窄她隐起全身的气息,轻轻地朝着洞内走去,一见地上的离夕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,心下觉得不好,赶紧奔了过去

六界传说之妖王灵洛 第七章 冤家路窄

她隐起全身的气息,轻轻地朝着洞内走去,一见地上的离夕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,心下觉得不好,赶紧奔了过去,果然,对方的气息几乎感觉不到了。

莫念不由得脸色一白,他明明昨晚都平稳了,怎么今天又更严重了?来不及细想,将他扶了起来,手指一划,将自己的手腕划了一条口子,鲜血瞬间涌了出来,她把手腕凑了上去,血便滴在了对方唇上。

过了一会,她封住自己的手腕,将他平稳地放在地上,开始等着他的反应。等待是漫长的,大概一柱香后,她再次将他扶了起来,对方的气息还是很微弱,感觉随时都要去一般。

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办,这太子虽说平日里也不待见她,但总归是条命,若是死了,也确实可惜。看来自己能救他的,只有内丹了,只是这太子万一把她的内丹给吞了,可怎么办。她没有内丹,就会很快现出原型了。而且若是用内丹救了他,自己的修为将会有所受损,为这样一个不相干的人,值么?

离夕的脸色开始越来越苍白,莫念猛地回过神来,她能感觉到靠在怀里的身体越来越凉了,管不了那么多了,她用力掰开他紧闭的双唇,将自己的内丹吐了出来,看着它缓缓地飘进离夕体内。

她的内丹精纯至极,为这世间天地灵气,日月精华所化。内丹在离夕体内半刻,他的脸色便好转了起来,呼吸也开始强了,一刻钟后,算是恢复了五成样子。

本想着让内丹在他体内多呆一会,可是随着他的身体升温,她感按需采购很关键。更关键的是觉到对方似乎要醒来了,赶紧想召出内丹,不曾想对方突然闭上了嘴,她有些欲哭无泪,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

离夕手指动了动,莫念赶紧隐身,对方缓缓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,踉跄地站起身来,朝外走去。

莫念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死的心都有,这家伙竟然真把她的内丹给吞了,如此以来,她可怎么办?

离夕回到宫里已是三更,夜色朦胧中,却能将神宫看得清清楚楚。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精气神这么好了,难不成是因为冲破了第五层的神幻术?

莫念却是惨到了家,神宫的君临塔顶,有一棵辩界珠,它的神力罩着整座神宫及方圆百里之界,异界之人,法力低的根本近不了神宫,而法力高的,在神宫呆不了三天便会现出原型。而她没了内丹,在这神宫里呆不了几天便会出事。她想要安然无恙,就必须在这几天内将内丹引出来。

可是她想要接近醒着的太子都有困难,更别说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内丹引出来。

离夕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,脑子里一直浮现出他昏迷前见到的人,他相信自己不会看花眼,那人就是莫念。忍不住坐起身来,化成一道光朝着隔壁去了。

床上的人脸色有些苍白,睡眠也不安稳,全身散发着凉意,如同一块寒冰。他将自己的手放在她额头上,那寒意渗得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运起真气缓缓地渡进她体内…

第二天起床给离夕上茶时,对方看她的眼神有些复杂,老公几乎每年就只有春节才会回到东莞与家人团聚。儿子在外读书莫念不敢多留,上好茶水赶紧退了出来。

她一整天都是心不在焉的,脑子里想了无数种引出内丹的方法,却没一种能用的。这个六界的传奇,她只有在他受伤昏迷后才有可能引出内丹,否则她微有异动,估摸着对方就会发现了。

晚上睡觉时,她有种一睡便不会再醒的感觉,心里想着,第二天一定要寻个机会下手。

可是还没待她想出法子,突来的事便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。

这天,她正坐在葡萄架下悠哉地吃着果子,一个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:“莫念!”

后者吓了一跳,回过头来,看到一身青衣的清风,道:“可是殿下有事?”

“殿下要到西荒去一趟,得十天半个月的样子,你去给殿下收拾一下衣物。”

“哦!”莫念起身,跟着清风往主殿去了。心里却在思量,这人一走就得十天半个月,那她怎么办,说不准他前脚走,她后脚就出事了。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自己先离开神宫好些,等有机会了再来取内丹。

清风笑了笑,也难怪这奴婢合主子的意,她从不多话,也不痴心妄想,安分守己,懂得自己的身份。

莫念确实是不喜欢跟人说什么,尤其是太子身边的一文一武,可不是好忽悠的人。况且他们要去做什么,跟她又没关系。她现在关心的,只有离夕体内的内丹。

进殿时那太子正坐在桌边喝茶,她收拾妥当后,雨拂走过来拿,三人便一道走了。

莫念想着这太子走了,她正好可以离开了,谁知天不如人愿,这不,太子走后不到半日,那个前些天跟她结仇的冤家又来了。

月瑶一脸不高兴地看着她,道:“小贱人还真是好命,竟没让太子殿下赶出府去。”

莫念静静地跪着,没有说话。

“你说我为什么看到你就会来气呢!”月瑶纤手托着下巴,厌恶地看着她。莫念还是没有说话,这个无聊的的郡主,真的是闲得发慌,一天有事无事来找她麻烦。只要她不理会她,想来这人也会觉得没意思而离开。不曾想那日将她一掌拍趴下的女人,却是个心眼坏到底的东西。

只见她眼珠一转,道:“殿下这一走,最少得七八天才回,郡主何不趁这机会,好好治治这奴婢。”

“还能怎么治,又不能杀了她!”月瑶翻了个白眼,她真是没想到,这奴婢竟能在太子身边呆上这么久,而太子竟然还没有要赶走她的意思,这确实让她不能接受。

“这奴婢以下犯上,得罪郡主,郡主何不将她丢到镇妖楼去,在那地方丢了命,谁会知道。就算知道的了,神尊也不会怪你,毕竟咱东神宫的面子,神尊是一定会给的。”

“这不好吧,镇妖楼周边可是没有神尊的命令,我也是近不得身的。”

“咱们不去,用法力将她丢进去喂了那九头怪,若以后太子真问起来的,我们就说是她自己闯进去的,到时这奴婢早在九头怪的肚子里消化掉了。”

“好主意,就这么办!”

月瑶的手台起她的下巴,道:“不要怪我,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,生成奴婢也就罢了,偏偏还要伺候在太子身边,当日你若被太子赶走或许还能留条命。”

手术后便秘怎么回事
枣庄白癜病医院
冠心病的治疗免费咨询
关键词: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