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订阅

林广昭中式设计含而不露的蕴味.蹭飞

2021年03月02日 06:03 来源于:恩施财经网
林广昭中式设计含而不露的蕴味.蹭飞

减少木耳被细菌污染的机会。我自己做菜的时候2007年作品入选《15届亚太室内设计大奖作品集住宅卷》 2008年作品入选《2008华人室内设计年鉴》 2008亚太室内设计双年大奖赛提名奖

设计风格 出身、修养、禀赋、学识、品行、爱好、趣味等诸多因素在林广昭身上融合成的文化自豪,使其自觉不自觉地要充任一个文化的传播者。那种旧时代文人的养成环境,如今已经不可复得,林广昭作为杂货铺老板之子,先天上便无缘拥有那样的名士出身。然而他从小处做起,往大处想去,追摹前人手感,步步回溯文化根源,终于也能够展现出这种厚积而薄发的文化自豪,这使他的设计从来都不会让观者感受到知识分子的傲慢,也从来都不是万仞宫墙的仰之弥高,而始终都是即之也温的。那些设计之中快要满溢出来的文化图样,充满了耐人寻味的细节,让他的设计禁得起一再的细细重看,他的设计风格也跟那些文人画一样,严谨却又不失幽默,构思精炼,理路清晰,极耐咀嚼,是上好的图卷。 到目前为止,文人画中最能够反映一个文化富裕程度的并非是多,而是少 让人看起来很多的少。这里说的不是现代的简约主义,而是始于中国的宋代(尤其南宋)、成于明代的艺术面貌。一种满有信心的细腻美学风尚。将 十年八载 藏在 淡雅 里,偶尔又会露出一点点的游戏。 同样和文人画一样的,林广昭很注重绘画中空白空间的表达。空白空间给我们带来的想象能力远远超出对自然描绘的细节。长谷川等伯的 松林图 就是这种审美的原型。一处没有着墨的空白空间并非是没有蕴藏任何信息,禅意美学的基础就存在于那空白空间之中。林广昭将一切可能煽动情感的视觉元素都慎藏起来。 设计理念 像现代人具有怀旧情结,矛盾却又合理。设计师对这座古宅的改造最小化地保留宅子的框架结构,却化无形于有形,让传统中式建筑的厚重气韵充盈于空间。白墙、乌瓦、马头墙,置身其中便是大、进、深的庭院形象,通透的布局方式令视觉得以无限的延展,镂空的照壁利用陶艺摆设将主厅的景致变得隐约。青石铺面、圆柱林立,中式建筑严谨的对称式布局在无言之间给人以岁月的感叹。横梁立柱是瓦房标志性的体态结构,对于习惯了都市里钢筋混凝土的人来说,这些老物件不仅是记忆的重现,更是一种精神的回归,行走的步伐也不自觉慢了下来。 那些木质结构上甚至看得清被岁月腐蚀的痕迹,林广昭却因地制宜,从 家徒四壁 开始,让空间造就一场质朴的感动。也许是源于男性审美、也许是因为擅长对新东方风格的把控,设计师让规整的空间布局具有雄浑有力之感。那些原建筑得以保留的部件散发着原汁原味的气息,与之搭配的或是新中式的木作、或是色彩饱和的现代座椅,组合式的家具又可以根据场地活动的需要自由搭配,令开放性的空间更添几许灵动。 月洞门是中国古典园林建筑中如同一轮十五满月的门洞。月洞门左右延伸出去的廊房,向内环抱,古雅宁静。林广昭采用的月洞门却不是单一的黑白灰色,蓝与钤金的巧妙搭配,整个色调跳脱起来。 中式的屋顶无论内外,总是隆重意味更重。穹隆大顶固然好,但限于层高,有时候会显得逼仄,于是室内立柱与横梁的搭配也要相应地疏隔与开阔。 两边宫灯对峙,却不老旧,取材自现代金属形制。门也不是高门大阀,很干净利落的线条,用色依旧是红色,但避免用上漆红,四角装饰以方正雅致的祥云纹路,中央区域对半两个半玦。处处有中式意味,又故意宕开一笔。 二层的阁楼是观察木质结构的最佳落脚点,而值得赞许的是这座古老的新宅院并没有采用传统的封闭式土墙,对于独立空间的构建均采用透明的玻璃和穿透性的隔断做连接,可以纵观全局的特殊视角妙不可言。残旧的土墙还在那里,镂空的窗格还在那里,如果说古建重生是设计师身份的智慧,那四地落白的墙面则是艺术情怀的寄托。留白的手法既可以营造无穷的意境,又可以在需要时成为画展的背景,颇有一举多得之意。而随处可见的陶艺及油画水墨作品均出自设计师之手,也让主人公的心思昭然若揭。艺术性的摆设可远观、可近赏,古朴的建筑与现代的审美、粗糙的木质与细腻的陶瓷,整个空间在冲突的生活情境里给人予美的享受。 除了会所的前段设计,林广昭也注意设计之外以及设计之后的事。 中式会所是高度人工化的产物,要让会所长久干净是件不可能的事情,有落叶掉入或者有泥土痕迹,看起来就像被弄脏了一样,就会马上察觉,所以要经常清扫。这样,林广昭注意到为了使会所魅力而进行的清扫工作就成了一种负担。会所的本质在于人工与天然两者之间的临界点。营造会所是高度人工化的作业,不足之处还需依靠自然的力量加以完成,就像让木与石寄生其间,晕染出美好的氛围。因此,我们必须要耐心等待。在等待的时候,不光木头长了出来,灰尘也堆积起来,于是要进行大清扫,而大清扫也是高度人工化的作业。在清扫会所时,如果把所有痕迹都清干净的话也是不行的,而如果适当地留下一些灰尘,这样一来,大清扫这一行为就蕴含了审美意识,而且,其中还产生了对人为和天然两个领域的临界点进行 把握 的概念。他认为会所的好坏其实就在于怎样把握好这个临界点。会所作为人工作品,有必要彰显其 人工 的特性,看到会所中搁架上的灰尘,他相信谁也不会用刷子将它们剔除,这就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在天然与人工的 差异性 中,他总能发现一些新东西。 在林广昭看来,设计之美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。 美 应该就像日落那样:在你被吸引的时候,它消失了。你喜欢的美就是逃离你,离你最远的东西。

合肥医院妇科哪家医院好
长沙哪家医院男科医院好
长春治疗牛皮癣医院
关键词:
友情链接